<nav id="nhv99"></nav>
  • <nav id="nhv99"><table id="nhv99"></table></nav>

  • <form id="nhv99"></form>
    <sub id="nhv99"></sub>
    <nav id="nhv99"></nav>
    1. <nav id="nhv99"></nav>
      1. <nav id="nhv99"><optgroup id="nhv99"></optgroup></nav>
        <form id="nhv99"><legend id="nhv99"><option id="nhv99"></option></legend></form>
      2. <dd id="nhv99"><address id="nhv99"></address></dd>
        <form id="nhv99"></form>
      3. 全球新視野

        為韓娛出道,加拿大白人小哥照韓星硬核整容12次,最終命喪手術臺

        互聯網


        為韓娛出道,加拿大白人小哥照韓星硬核整容12次,最終命喪手術臺

        22歲的圣馮·科魯奇是個加拿大男孩。

        2019年,18歲的他通過韓國某娛樂公司的選拔,收到了學員簽約的邀請。

        韓國公司表示,他將與他簽訂為期七年的合同,并將支付他的租金、交通費和生活費。如果他在韓國接受培訓后表現出色,他將有機會首次亮相,進入韓國娛樂業。

        作為一名KPOP狂熱者,科魯奇立即簽署了一份合同,拖著行李從加拿大飛往韓國,幻想著他即將在韓國娛樂公司首次亮相,實現了他的音樂夢想。

        但來到韓國后,科魯奇才發現,進入韓國娛樂對他來說是遙不可及的...

        拋開商業能力不談,光是他的深金色頭發、藍眼睛、棱角分明的方形下巴,這些典型的西方外觀特征就讓他與周圍的韓國面孔格格不入。

        再加上1.83米、82公斤的身材,他很難和其他韓國藝人和諧地出現在同一張照片中。

        轉眼間,三年過去了,科魯奇因為五官輪廓過于立體,多次受挫,工作機會少得可憐,連代表作都沒有...

        他多次試鏡,但都被導演和制片人以“外表不合適”為由淘汰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開始對自己的外表失去信心。在他變得自卑的同時,他的審美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
        每次照鏡子,科魯奇都能為自己的臉挑出一堆問題——下頜角太寬,下巴太方,眼睛不夠挑,眉毛太濃,鼻子太粗等等

        美麗細長的桃花眼,精致的眉毛,柔軟的下頜線條和小V臉,逐漸改變了他對美的定義。

        去年,科魯奇終于贏得了工作機會,在韓劇中,《Pretty Lies》扮演國際學生是著名的主角之一,今年年底,該劇將在美國流媒體網絡上播出。如果一切順利,這將是科魯奇走紅的絕佳機會

        但如果錯過了,“老”科魯奇會在合同到期時告別夢想,被迫離開韓國…

        為了抓住這個機會,科魯奇干脆把防彈青年團的樸智敏當成模板,做了一系列的整容手術。

        去年,他經歷了12次整容手術…

        在這12次中,有輪廓手術等高風險項目,也有隆鼻、縮唇等小手術。

        為了更接近韓國面孔,科魯奇還做了眼部提升、眉毛提升,相當“精益求精”。

        即使在6月到12月的拍攝過程中,科魯奇仍然花時間完成了整形手術項目。據他的經紀人說,這些手術的總成本高達2.2萬美元。

        去年11月,他把假體植入下巴,終于得到了夢寐以求的V型臉,徹底從歐美臉上“改頭換面”。

        但正是在這次手術之后,科魯奇的下巴被感染了,傷口紅腫疼痛…

        因為傷口在口腔內,暫時對外觀沒有影響,科魯奇只是在消炎針治療的同時繼續工作,但感染并沒有改善,直到上周六晚上,他不得不去醫院做手術,取出下巴假體。

        結果,在手術過程中,科魯奇因手術并發癥被插管搶救。他上周日早上在醫院去世,再也沒有醒來

        在科魯奇去世的消息公布后,除了一些關于“希望他安息”的評論,許多人說他們不明白——不明白他為什么冒險在一年內做超過10次手術,更不用說他為什么要“改變主意”了。

        “所以Kpoppers正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像西方人,留金發...他試圖(通過整容)看起來像他們嗎?”

        “真的很棒,所以這個來自加拿大的白人男孩想看起來像韓國人,然后花了四分之一的100萬美元去韓國做整形手術……我相信這對外科醫生來說是一個新的手術?!?/p>

        “他們為什么要把一個加拿大白人變成一個韓國亞洲人,讓他接受這些整形手術,這是毫無意義的……”

        但娛樂業是一個相當殘酷的存在。每一個像科魯奇這樣的夢想家,經過多年的打磨和上千次的拒絕,都能有機會走向璀璨的星路,實現夢想的成功率不到千萬分之一。

        在無情的淘汰制度下,他們可能已經失去了心理健康…

        最后,為了爭取工作機會,我們努力屈服于某種審美,甚至不顧生命安全,導致悲劇的發生

        国产色一区二区三区